布拉姆茲的第三號小提琴奏鳴曲 Brahms Violin Sonata No.3 in D minor op.108

與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 Beethoven Symphony No.5 in C minor op.67

 慕特01

慕特在台灣的布拉姆茲之夜(2010/4/9)

慕特02 

2010年4月,小提琴女神安蘇菲慕特(Anne-Sophie Mutter)來台,其中第一場4月9日在台北的布拉姆茲之夜可謂完美演出,長達數分鐘的掌聲和一連4首非演奏曲片段的安可曲,包含最後一首趕聽眾回家的安眠曲。

布拉姆茲之夜的曲目較冷門,包含第一首No.2 in A major op.100和第二首No.1 in G major op.78,中場過後重頭戲就登場了,是布拉姆茲的D小調第三號小提琴奏鳴曲。布拉姆茲1833年誕生於德國漢堡市,非常熱愛親近大自然,但北國的陰冷幽暗不像南國充滿陽光,布拉姆茲的作品即使表面上洋溢喜悅,仍帶有陰鬱憂愁的氣息,就像李斯特對布拉姆茲音樂的讚嘆『優美無比的北國浪漫主義』。布拉姆茲曾表示『我的心充滿懷舊之情,這使我時常想回到故鄉』。他還說『像我這樣的人可以停留的地方真是少之又少,我非常希望在故鄉找到安身之地』。但是出身卑微的布拉姆茲再三地被漢堡音樂界所拒絕,一心想在故鄉建立地位,始終無法如願以償。當然終身未娶的布拉姆茲如果一生都待在漢堡這個海港,或許將無法達到如此偉大的藝術成就。

布拉姆茲總共留下三首小提琴奏鳴曲,都是年過40後寫的。1886年起布拉姆茲連續三年前往瑞士土恩湖避暑,著手譜寫內容完全相反的第二號小提琴奏鳴曲及第三號小提琴奏鳴曲,1986年完成明朗而燦爛的A小調第二號小提琴奏鳴曲,D小調第三號小提琴奏鳴曲卻遲遲沒有進展。之後三年布拉姆茲生活發生極大的變化,親友相繼死亡和病痛,使得1888年完成的D小調第三號小提琴奏鳴曲曲風變得更加沉重而帶有厭世傾向。要完美詮釋布拉姆茲晚年的作品,也只有像慕特這樣『哲學家式的小提琴家』辦得到。

慕特03 

布拉姆茲D小調第三號小提琴奏鳴曲四個樂章採快-慢-快-快結構。第一樂章快板在鋼琴平穩的切音伴奏下,小提琴依樂譜指示『以豐富的表情奏出柔和的琴音』方式演奏略帶憂鬱的第一主題。這個壓抑的主題結束後,經過激烈的過渡樂段,鋼琴彈出大調的第二主題,接著憂鬱的展開部及示呈部讓第一主題再現,最後在平穩中結束。

 

 Mutter & Weissenberg - Brahms Violin Sonata no.3 (I) - Allegro (1982)

第二樂章慢板,由小提琴奏出略帶短歌的旋律,以優美抒情的風格貫穿整個三部形式,寂靜中隱藏濃厚的浪漫氣息

Mutter & Weissenberg - Brahms Violin Sonata no.3 (II) - Adagio (1982)

第三樂章稍急但富於情感地演奏三部形式迴旋曲,布拉姆茲以充滿苦惱的音樂不斷發出嘆息,整個樂章迴盪著憂慮與糾葛

Mutter & Weissenberg - Brahms Violin Sonata no.3 (III) - Un poco presto e con sentimento (1982)

第四樂章激動的急版小提琴以小調與雙音奏法帶出第一主題鋼琴則奏出聖詠曲風大調的第二主題,隨著兩個主題的再現,最後以強烈的和弦結束。

Mutter & Weissenberg - Brahms Violin Sonata no.3 (IV) - Presto agitato (1982)

慕特2010年來台最後一場演奏4月14日在台北的德佛札克之夜感覺就遜多了,不但慕特中場後才上場,還不給安可曲,不過這一場重點是簽名會。簽名隊伍人龍從國家音樂廳一樓排到二樓再排回一樓又排回二樓....,可以發現當母親的慕特對於拿小提琴外盒索取簽名的小女孩特別流露關愛之情。

 慕特03 

 慕特05

慕特06 

慕特07 

慕特08 

慕特09 

慕特10 

 

 

命運交響曲(2005)

東海音樂系01 

東海音樂系教授鍾安妮擔任指揮,2005/01/11在國家音樂廳公演。拿著指揮給的公關票前往欣賞,離我上次到國家音樂廳已經隔14年了。音樂會一開始是東海音樂系教授陳玫君的新作『頑皮豹報』的首演,最好玩的是後排三個打擊樂手左右跑來跑去相互支援。接著是史特拉文斯基的彌撒曲,由合唱團和管樂演奏,鍾安妮將五個樂章個別講解後分段演出,禿頭的東海音樂系主任聲樂家陳思照還下海演唱,女高音音色蠻漂亮,但是男高音就蠻遜的,管樂更是敗筆,首音都因氣不足而破音。

東海音樂系02 

中場休息後就是今天的重點:貝多芬的C小調第五號交響曲『命運』,作品67。樂手進場後,第一小提琴手(指揮左手邊那個女的)站起來,向雙簧管手(中間倒數第4排右邊第2個那個男的)一指,Oboe吹出基準音A讓所有樂手調音。調音後鍾安妮指揮進場,先就整首命運交響曲拆解說明,讓聽眾先熟悉。然後說她指揮時常有鬼上身的經驗,她要先到後台體驗一下貝多芬禱告的情境,看能不能引貝多芬上身。

貝多芬在1802年寫了著名的海利根遺書想要自殺,因為他的聽力已經漸漸消失而且無藥可救:

喔,你們,把我認為並斷言我是存心不良、倔強或憤世嫉俗的人,你們對我是多麼不公正啊.....

過去的六年間,我一直處于悲慘的境遇中,被無知的內科醫師搞得更糟了.....

生來就具有激昂的、活躍的性情,甚至易受社會的娛樂活動之影響,

但我很快就不得不遁世、過孤獨的生活了.....

我不可能對人們說:大聲點講話,叫嚷吧,因為我聾了。

哎,我怎麼能聲稱我的一種感覺的衰弱理所當然會比其他人更嚴重呢?

這以前我所擁有的最完美的一種感覺,是我這行業中少數人享有或曾經享有過的一種完美。

不,我不能這麼辦.....

當某個站在我附近的人聽遠處的一支長笛正在奏響,而我卻聽不見;

或者聽一個牧童唱歌,我還是什麼也聽不見,那是多麼恥辱啊,這種事幾乎逼我陷入絕望。

有時,我就要結束我的生命之際,只有藝術抑制住我的手。

啊,看起來彷彿我直至創造出我內心所感受到的一切,才能離開人世,

因而我把這悲慘的生活繼續下去......

喔,我的同胞們,有朝一日,當你們讀到這個,請想起來你們曾對我不公平.....

如果死亡在我有機會發揮我全部藝術才能之前來到,儘管我的命運多舛,祂還是來的太快了,

我可能會希望祂來的遲一些。

既使如此,我還是幸運的,因為祂不是將我從無涯的苦難中解救出來了嗎?

您何時想來就來吧,我將勇敢面對您。

別了,如果我離開了人間,千萬別完全忘掉我。

我值得你們懷念,因為我畢生都時時惦念你們,並設法使你們快樂,願你們幸福.....

這封給貝多芬弟弟的遺書始終沒有寄出。貝多芬從1803年開始構思『命運交響曲』,直到1808年底才首演。

貝多芬自己說第一樂章的主題就是『命運在敲門』由弦樂和豎笛吼出充滿憤怒而簡要的主題,C小調:Mi Mi Mi Do~~Re Re Re Si~~接著提高二度出現,嚴酷的『命運』主題給人很大壓力。這個主題在第二樂章第一主題、第三樂章第二主題、和第四樂章終曲的過渡裡不斷發展變形。

接著法國號以驕傲的姿態吹奏英雄的主題,降E小調:So So SoDo Re So引出如歌的第二主題,降E小調So Do Si Do Re La La So…兩個法國號女樂手有點氣不足,不過法國號本來就難吹,而且倒數第二排左邊第二個還穿低胸細肩帶,露出白拋拋幼綿綿的皮膚,小瑕疵就不算什麼。)第二主題充滿了對未來的憧憬和幻想,但終於又讓位給暴力的命運主題。第一樂章的示呈部、發展部、再現部,就在兩個主題的相互對答下結束。

 

Arturo Toscanini/NBC Symp- Beethoven Symphony no.5 (I) - Allegro con brio (1952)

第二樂章的第一主題是抒情帶有哲理的沉思,也就是指揮鍾安妮之前所說的『貝多芬的禱告』A大調:So DoMi Re Do Re La…鍾安妮說指揮貝多芬交響曲時恨不得自己是男子漢,但是她詮釋時善用女性的特質,強調了貝多芬的禱告。原來第二樂章是鍾安妮版的特點,演奏較緩慢,可能超過15分鐘,比一般版本長很多。

第二樂章的第二主題『英雄』,降A大調:So Si Do Do Re Mi Do Re Mi Mi Fa So隨後加入銅管,轉到C大調,優美旋律變成剛毅性格。經過第一變奏、第二變奏、第三變奏,最後由長號吹奏兩主題匯成的音流。

Arturo Toscanini/NBC Symp- Beethoven Symphony no.5 (II) - Andante con moto (1952)

第二樂章結束後樂團再度調音,Oboe吹出比A440更高的基準音,可以預見後兩個樂章將更明亮。

第三樂章是快板的詼諧曲,由大提琴和低音提琴奏出急向上第一主題,忽然闖入果斷節奏的第二主題:Mi Mi Mi Mi~~Mi Mi Mi Mi~~Mi Mi Mi Mi~~So Fa Mi Re~~。用C大調C小調的對比,表現出一種拼搏的力量。命運再也無能為力,只有英雄百折不撓地振奮起來。在深厚的持續低音上,定音鼓以pp奏出基本動機的節奏,好似遠方的隆隆聲不斷傳來,象徵命運影子的最後殘餘,從第三樂章過渡到第四樂章。(最後一排那個定音鼓手,這個小妮子不錯,她和Oboe手是除了指揮鍾安妮外我最欣賞的兩位)

Arturo Toscanini/NBC Symp- Beethoven Symphony no.5 (III) - Allegro (1952)

第四樂章則是C大調的凱旋進行曲:Do~ Mi~ So~Fa Mi Re Do Re Do,接著是爬升音階,用鍾安妮的話是:很笨,但怎麼會這麼好聽:Do Do ReRe Re MiMi Do Re Mi Fa Mi Fa So La So La Si Do~也因為這個爬音才讓我發現第一小提琴手不夠出色,無法讓爬階音色發亮。但是表現還是比銅管好多了。其中一段讓我見識到長達13小節的法國號,以及小提琴的撥弦(以前只聽過低音提琴撥弦)

Arturo Toscanini/NBC Symp- Beethoven Symphony no.5 (IV) - Allegro (1952)

這首命運交響曲C小調起,C大調終,真是太棒了。命運的主題Mi Mi Mi Do~~,節奏是『短短短長』,正好是摩斯密碼的『V』,貝多芬在摩斯密碼發明前50年預見了英雄對抗命運的勝利正如貝多芬說的:我要扣住命運的咽喉,祂無法輕易將我擊垮 

貝多芬悲劇的耳聾命運始終是個謎。1827年死亡後的解剖、1863年從墓穴挖掘出頭顱研究、以及1996年對貝多芬頭髮的放射性免疫法分析,都無法解釋貝多芬耳聾之謎。有人說貝多芬的耳聾是梅毒病毒造成的,但是這被頭髮分析駁回了,正如1970年代發現拿破崙頭髮沒有砒酸中毒現象。貝多芬的頭髮中汞含量濃度正常,而當年氯化亞汞就是用來治療梅毒的,以貝多芬對身體的多疑不太可能有病不治療。倒是貝多芬頭髮內鉛含量是正常人的42倍,但所有生活及醫療紀錄都無法說明貝多芬為何鉛中毒。

或許命運不是凡夫俗子能夠說三道四的,我所能夠決定的只是面對命運的態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rChen168 的頭像
MrChen168

嘉義阿祿伯

MrChen1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annes
  • 哈哈!好詳細喔!給你拍拍手!!!
  • 慕特常來台灣.她已經變成我必聽的演奏家.有關她對布拉姆茲第三號小提琴奏鳴曲的詮釋.2010版本比1982版本又更好了.倒是這次發現慕特一個小祕技.當小提琴演奏暫歇由鋼琴獨奏時.慕特總是將左手背在身後彈手指鬆弛手掌指肌肉.等待馬上要接手的演奏.所以總能完美表現快速按壓移弦的炫技.

    MrChen168 於 2010/06/02 10:35 回覆

  • cannes
  • 據說民國86年穆特演奏時在第一號奏鳴曲第二樂章「送葬」進行曲的樂段(Piu andante),令人感受到穆特喪偶的創痛,不知吳大這次印象如何?
  • 我覺得她的版本三四樂章特快.但沒感覺到太陷膩於生離死別的情境.應該早走出喪偶之痛了.覺得慕特是哲學家式的音樂家因為她是用腦拉小提琴.能知道作曲者所要表達的心境而非只按譜照拉.還記得2年前我們和熊去聽慕特詮釋四季的愉快經驗.剛又去你網站挖出你當年的文章..
    http://cannes.pixnet.net/blog/post/21738465

    MrChen168 於 2010/06/02 10:40 回覆

  • cannes
  • 我覺得慕特會選擇布拉姆茲小提琴奏鳴曲來表演,本身就有點思索的意味。
    這並不是可以炫技的曲目。雖然我沒去聽,但以我對布拉姆斯的了解,他的音樂是屬於哲學家的愛戀。不在音樂中加入太多的「表情」,但需要靜下心來聽,會被他在藝術與思考上的意涵感動。
    易沙意:「將技巧視為為音樂而服務。」
    穆特應該是實現了這個境界吧。
  • 是阿.技巧為音樂而服務.特別是由技巧最優秀的表演者來實踐更有說服力.曾有樂評說..居然有人敢推出布拉姆茲之夜.真是同時挑戰演奏家和聽眾.慕特自己也說.她409在台灣才演奏完第一個曲目台下就有人喊安可.嚇她一跳....台灣的聽眾真是熱情.完全不在意拘謹名流的三條線.太可愛了.對了.409中場後.林百里偷偷帶著他的緋聞女友-藝品拍賣官郭倩如入場聆聽.一定是等記者散去利用地下停車場直達會場.在一樓中間位置戴帽戴變色眼鏡.真懂得"低調"享受精品.

    MrChen168 於 2010/06/02 13:06 回覆